偷襲與對峙

「黑霹靂行動」的導因與先前的「藍星行動」一樣:總理與錫克教黨派「亙古前進黨」無法抛開眼前小我的政治收穫,以大局爲重。拉吉夫執政未滿一年,就在一九八五年七月和亙古前進黨 里-霹簡動 簽下閉門造車的協議。負責簽署協議的「亙古前進黨」領導人辛隆格瓦遇刺身亡後,這項協議依然不 變,而該黨在年底赢得旁遮普的議院選舉後,更爲這項協議添上狂熱的背書,不過一切都因爲拉吉夫而 成爲泡影。我認爲,拉吉夫之所以沒有履行協議,是因爲有人說服他,讓他認爲這項協議在鄰近的哈里 亞納邦會對他的政黨十分不利。 哈里亞納邦十分不滿意這項協議,因爲它把兩省共有的首府昌第加市劃歸旁遮普, 而且劃分河水的方式也不公平。國大黨唯恐哈里亞納邦的反對黨利用這種不滿心態,在下一次議院選舉 中赢得勝利,拉吉夫因此受到警告:萬一國大黨在哈里亞納邦落敗,會在眾所周知的印地人地帶印 度北部與中部的堅強據點產生骨牌效應。昌第加市因而沒有被劃歸旁遮普,而這項協議也束之高 閣。 一九八七年六月,哈里亞納邦舉行大選。選前幾星期,拉吉夫再度爲政治短利而犧牲錫克教的利益:他解除了「亙古前進黨」執政首長的職務,將中央轄治強加諸旁遮普。不過,這項討好哈里亞納邦 的粗暴不智之舉,並未帶來預期的收穫,國大黨反而在選舉中潰敗。兩年後的大選,國大黨在整個印地 人地區的命運仍沒有太大改變,犧牲與旁遮普的協議並未能防止骨牌效應的發生。 協議瓦解與中央轄治重新介入旁遮普,其實不能完全歸咎拉吉夫:「亙古前進黨」的領導人同樣讓 他們的社群再度大失所望。藍星行動發生之前,那些領導人已經內鬨,各自追逐小我之利,未能團結合 作共同對抗賓德朗瓦。對他們與甘地夫人而言,賓德朗瓦其實都同樣具威脅性。這一回,有些領導人離 棄了自己的執政政府,只因爲執政者不屬於他們那一派。此舉成爲該黨首長辛那拉的要害,讓拉吉夫有 藉口不履行協議,還解散了旁遮普政府。 然而,旁遮普協議的瓦解卻鞏固了離心分子,他們振振有詞地辯稱,這證明賓德朗瓦以前說的話正 確無誤:錫克教教徒是印度教政府的奴隸。拉吉夫依然重蹈其母甘地夫人的覆轍,沒有採取堅決行動來 對抗這項新威脅,以致錫克教的離心分子再度占據了金殿,並且加以設防。若非他們在一九八八年五月 九日開槍打傷了 一位高級警官,誰也說不準他們會在廟裡待多久。 當天早上,包圍金殿的警方巡邏糾察發出無線電訊給監察副主任維爾克,請示如何應付已在廟外加 築防禦工事的某些錫克離心分子。維爾克也是錫克教教徒,剛從阿姆利則市郊的一個村莊回來。他去那 裡是爲了調査一樁六人被殺的案件,這類由錫克教好戰分子造成的殺戮事件,幾乎每晚層出不窮。政府 已經嚴令維爾克,不准他的手下對廟內的好戰分子開火,除非他們開槍打警察,或者挾其武器走出金殿 範圍耀武揚威。因此,維爾克決定立刻親自前往金殿,察看最新的設防情況,以決定是否開火或重新請 到達金殿後,維爾克接到的報告是:錫克教青年正在修築一道圍牆,以掩護他們前往廟外一棟四層 樓建築,那裡是個有利的射擊點,可以讓這些好戰分子居高臨下,瞄準包圍金殿地區的四組軍警巡邏 隊。維爾克和同僚走進一條小巷,正好位於好戰分子從事哈里斯坦運動的辦公室後方,一些正在修築圍 牆的年輕人見狀,立刻溜進寺廟境內。維爾克命令警察拆除圍牆,突然,一個居高臨下站崗的軍警大 叫:「小心!小心那些激進分子正在猫準你!」維爾克大喝一聲:「快找掩護!」就在他急奔之 時,一顆步槍子彈射中了他。他急忙從口袋中掏出手帕緊捂住下顎止血,一面繼續狂奔。進入安全範圍 里? 後,他拿開手帕,鮮血和碎骨也隨之落到制服上。 此時,好戰分子和警方已經展開槍林彈雨的激戰,因此整整五分鐘之內,維爾克根本無法離開。激 戰終於平息下來後,阿姆利則的高級警官阿羅拉向當地居民借來摩托車,載著維爾克離開現場。然而快 到醫院時,摩托車卻不得不停在一處平交道前,兩位警官只好下車走到醫院去。 到達醫院後,醫生發現維爾克的下顎傷勢嚴重,幸好沒有生命危險。維爾克寫下一道命令,透過警 方的無線電對巡邏糾察廣播:「本人平安。大家繼續射擊廟裡的激進分子,持續施壓。」阿羅拉也回到 金殿範圍監督射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