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爾計書

高級警官阿羅拉打電話到他所屬的昌第加警察總部,直接聯繁上了利拜羅他是前任警官,而今 主管旁遮普政府的內政部,不久之前還是旁遮普警方首長。利拜羅在孟買警界擔任警察局長時,因爲表 現傑出而成名。當旁遮普警方對錫克教好戰分子束手無策,導致傷亡慘重而士氣大跌時,利拜羅也被調 派往旁遮普。雖然他來自印度西部的城市果亞,而且是個基督徒,他卻成功的在錫克教教徒大占優勢的 旁遮普警界裡,恢復了警方的士氣,因而受到警界崇敬。 阿羅拉對利拜羅說:「維爾克受了傷,我的手下全都失去了理性。你知道維爾克很受屬下愛戴,我 無法保證能管住下面的人。他們要求進廟裡把那些渾蛋抓出來,出了這麼多事,他們已經受夠了 。」 利拜羅堅持這位年輕警官必須管住手下,不能讓他們進入金殿範圍。他答應採取行動,但必須與德 里的中央政府商量後才下決定。 攻擊金殿地區,絕對不是利拜羅或旁遮普政府裡任何官員可以決定的事因爲可能發生的後果將 更爲嚴重。利拜羅於是先與德里的內政部長官會談,再與國安部長及內政部長交換意見,最後達成協 議:國安保衛隊^拉吉夫新成立的武裝部隊,類似英國的特種航空隊^的突擊隊員將飛往阿姆利 則,而利拜羅翌日也會親往現場評估狀況。 利拜羅回電給在阿姆利則的阿羅拉,告訴他會談結果,並且三令五申:無論如何,任何人都不得進 入金殿範圍。阿羅拉回答:「我會盡力控制情況,希望我做得到;但我已經告訴過您,我的手下情緒非 常惡劣。」 那天晚上,雙方仍舊互相開火。翌日是星期一 一,利拜羅抵達了阿姆利則,發現警方的確情緒惡劣。 他手下所有警官都贊同盡快進入金殿範圍,並且認爲如果攻擊行動拖延太久,會引起錫克教社群的憤 怒。只有地方司法行政官薩拉吉特堅稱,這並不會在鄉下地方引起反應。後來他向我解釋:「當時我很 確信,如果繼續對抗金殿裡的離心分子,不會引起民間反感,因爲先前我已經深入鄉間,與民眾交換過 看法;百姓也常到我的辦公室來,我一直都有詢問他們的意見。我肯定他們對離心分子毫無好感,因爲 離心分子濫殺無辜,而且還有其他令人反感的事。那些好戰分子根本就跟百姓很疏離。除了無法簽署一 張貼著印花稅的包票之外,我可以向政府保證,民間絕對不會有反應。」 繼利拜羅之後接任旁遮普警總職務者的吉爾,也來到了阿姆利則,並且從利拜羅手中接下指揮大 局。吉爾和利拜羅大相逕庭:利拜羅是個戴眼鏡的高個子,禿頂,後腦有一圈白髮,個性溫和慈祥,是 虔誠的天主教徒,經常面帶笑容,與新聞界關係良好。記者推崇他爲「超級條子」,認爲他用腦多於用 肌肉,不像大多數印度警官偏好以力取勝。不過,這個好好先生卻有十分強硬的一面,他開啓了旁遮普 所謂的「以子彈還子彈」政策:賦予警察開槍的權力,只要有人先對警察開槍,警察就可以回敬子彈。 有時,某些警官會利用這種權力,掩飾他們對遭逮捕的年輕人開槍的情形,因爲他們知道,無能的法庭 根本不會判決這種情況在印度被稱爲「歪打正著」。 至於吉爾,他根本不怕被認爲是硬漢。他是個錫克教徒,也十分以此自豪^身穿制服時,他頭上 永遠裹著卡其布頭巾。他爲人寡言,身材高痩,一臉白鬍子,臉上最突出的是鷹勾鼻,與他不熟的人可 能會覺得他帶點邪氣。先前他在阿薩姆邦對付暴力者時,心狠手辣之名不脛而走,而後才又調回旁遮普 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