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里斯坦運動

吉爾和利拜羅的政策彼此相左,而其實利拜羅是吉爾的長官。利拜羅告訴我:「吉爾太過於嚴酷 了!他只想打擊恐怖分子,而不是打擊恐怖主義。警方其實是要扭轉百姓的觀念,讓他們反對恐怖主 義;除非百姓支持,否則我們無法打擊恐怖主義。」 吉爾自己則覺得,他比利拜羅那種圈外人更了解旁遮普的警力。當我詢問他關於太過嚴酷的說法 時,他回答:「我們以前也見過警方士氣崩潰,總不希望再次發生類似情形。我可以肯定的對你說,要 是上級不支持下級,這種情況還會發生。下面的人認爲,我們應該繼續對好戰分子施壓;他們是挨子彈 的第一線,所以我支持他們。」 利拜羅和吉爾在黑霹靂行動期間意見相左,但兩人對此卻有不同的記憶。利拜羅聲稱,吉爾贊同手 下警官提出「立刻進入廟裡」的要求;吉爾卻堅稱他也告訴手下,不用害怕錫克教徒會造反。他說: 「我知道,一九八八年是極端分子流年不利的一年,他們開始殺害農民,鄉村也發生強姦事件與不斷勒 索金錢的情況。好戰分子自己毀了民心,哈里斯坦運動本來大可以在鄉間盛行,這下子也喪失了百姓的 支持。我的手下都接受我的保證,相信可以在適當時機,以適當的方式採取行動。」 無論吉爾是否想立刻攻進金殿範圍,當天警方並沒有任何決定。然而,吉爾保證過警方會採取行 動,則因爲國安保衛隊分遣隊該部隊已經練習了好幾個月的突擊金殿行動抵達而間接獲確認。 一個高級警官建議保衛隊的狙擊手,看到在金殿範圍走動的離心分子時,至少要挑個領導人手。不過 負責指揮保衛隊的准將不肯批准此議,除非德里命令他們放手去做。於是利拜羅、吉爾與旁遮普的首長 等人,連袂飛往德里向拉吉夫請示。 在警方等候德里的指示之際,地方司法行政官薩拉吉特則忙著準備,因爲他相信將有一段長期的圍 城日子。他的當務之急是爲宵禁地區安排好食物與其他民生必需品的供應問題。後來他告訴我,第二天 他就已全都安排妥當,可以向吉爾保證不管圍城時期有多長,古城區裡的食物都不虞匱乏。然而, 一個住在金殿周圍巷子裡的青年錫克教徒古爾吉特律師,卻對那些安排不以爲然。他對我說,在黑霹靂 行動期間,他家根本沒有接到政府的任何民生補給。 薩拉吉特面臨的第一 一個問題,是困在廟裡的一些朝聖者。維爾克中彈的那天,正是教徒慶祝錫克教 精神領袖哈果賓德他曾興建「亙古寶座」廟!.即位的紀念日。薩拉吉特擔心,當天廟裡的朝聖者會比平時更多。警方情治人員則向他保證,基於對好戰分子的恐懼感,已經導致許多信徒裹足不前。不過薩拉吉特不想冒險重蹈藍星行動的覆轍:當時也正好遇上錫克教的慶典節日,戰鬥行動開始時,許多仍在金殿範圍內的朝聖者都喪了命,倖存者則遭軍隊集中,粗暴以待,有些人還遭到逮捕,未經審訊便羈押了將近五年這也是在錫克社群中引起公憤的主因。 吉爾同意暫時停火,以便讓廟裡的朝聖者離開他也毫不客氣地否決了向德里呈報的提議。警方透過擴音器,向廟裡宣布這項停火決定。薩拉吉特告訴我:「差不多有七百五十人走了出來。我們本來沒有準備要運送這麼多人,因爲警方情治人員告訴我,裡面大概只有一百五十人至兩百人。不過,我們還是湊集了幾輛警方交通車與其他交通工具。我擔心其中一些年輕人可能是激進分子,於是下令把他們和其他人隔離,然後加以審訊。我們把婦女和兒童帶到警察局,給他們香蕉和涼鞋,因爲他們進廟時把鞋子都留在廟門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