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揮大權

警方發現,激進分子的確趁機派出一些年輕人來煽風點火,以便掀起反對金殿行動的暴力和激憤。 從稍後的發展也顯然可見,並非廟內所有的非戰分子都利用了停火的機會。 拉吉夫當晚在德里主持了 一場漫長又艱難的會議。利拜羅和吉爾對該過程再度各執一詞。根據利拜 羅的說法,警總局長堅持,接下來的三天內要完成黑霹靂行動;吉爾則告訴我,他根本沒有力促總理批 准「進廟裡把恐怖分子抓出來」,不過他的確對「謹愼過度」提出警告。由於先前發動藍星行動評估錯 誤,中央政府的情報局這次特別小心,堅持要謹愼從事,因爲好戰分子的士氣正高昂。吉爾完全不同意 眾人對錫克教離心分子的士氣評估,但他還是同意藍星行動前車可鑑。於是大家決定,這次行動要在光 天化日下進行,而且要提供萬無一失的射擊掩護,給從任何範圍進行突擊的部隊。 最後,逐步占領金殿範圍的各種安排終於敲定了 ,拉吉夫稱之爲「吉爾計畫」。藍星行動最大的失 策,在於出動的軍隊對當地環境和習俗缺乏認知。因此,這次的黑霹靂行動決定由警方而非軍隊來執 行。基於同樣理由,指揮大權便落入旁遮普警方首長吉爾手中,而不是由園安保衛隊分隊指揮南達作 主。南達手下的突擊隊員將提供精準的狙擊與火力支援,如果決定要攻進廟裡,他們便成爲衝鋒主力。 儘管大局是由警總首長指揮,然而他並沒有實際的自主權。上級嚴令,德里沒有通知之前,警方不得擅 自開始計畫中的任何步驟。那場會議直到清晨五點才告結束。 宵禁、狙擊與占領 吉爾回到阿姆利則以後,首要之務便是防範離心分子逃離廟裡。他並不想重演官方所謂的「黑霹靂 一號行動」,那次大出洋相的行動由前任旁遮普首長巴那拉發動,最後卻發現所有的好戰分子領導人都 溜掉了 。這次警方受命以火力包圍金殿範圍,如此一來,裡面的錫克教徒動彈不得,環繞金殿的安全地 帶愈縮愈小,古城區內的宵禁也嚴格執行^至少吉爾曾下達這些命令。 根據住在金殿附近的青年律師古爾吉特的說法,吉爾的宵禁令遠不及上次藍星行動嚴格。「藍星行 動期間,」他對我說:「軍隊見到街上有人就會開槍,我們整整一 一十天不准出門。他們固定在區內挨家 挨戶捜査,要是發現屋內有好戰分子的橙黃頭巾,就槍斃那戶人家的壯丁 。某些好戰分子從金殿裡逃掉 之後,軍方就強迫這區的某些居民剝光衣服以爲羞辱。那些軍官其實不還太壞,最惡劣的倒是他們手下 的士兵。」這個青年律師堅稱,要不是他對軍官講英語,說服他們認爲自己不是好戰分子,他早就被捕 了 。 里舊靂行動 話說回來,這次的黑霹靂行動輕鬆多了 。「在黑霹靂行動期間,」古爾吉特告訴我:「中央後備警 察搜査我們家的時候,往往會先行道歉說是職責所在。我們也常招待他們喝茶、吃餅乾。每當我們走到 家門外,警察也會懇求我們回到屋裡,並且說:『我們會挨上級的罵。』氣氛很輕鬆,大部分時間我們 都在自家的遊廊玩牌。」 星期四,阿姆利則出現了對圍攻金殿唯一的抗議之舉,而且多少有點勉強促成其事。「亙古寶座」 的大祭司洛得帶隊到廟宇附近遊行示威,不過他勉力召集的幾個人,不費吹灰之力就被警方包圍了 。如 此一來更加深了吉爾的信念:毋需擔心長期圍攻會引起公眾的任何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