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擊好戰分子

吉爾的確有其他憂慮。他到德里時明確感受到一點:不管發生什麼事,他都不得派遣突擊隊 員深入金殿中心地帶。這令他憂心忡忡。他告訴我:「要是施壓手法不管用,對方不肯投降,我們應該 關心如何找台階下。我們無法進去抓人,但必須有能力結束這次行動,而且還得保全面子。我唯一想出 的對策是對外宣稱:已經槍斃了射傷維爾克的人,任務已經大功告成。這也是我爲什麼急著要國安保衛 隊的狙擊手採取行動,挑選任何在大理石方場上走動的人下手的原因。」 吉爾與突擊隊隊長南達維持著密切的合作關係,兩人年輕時曾經一起玩板球,此舉對日後的關係顯 然大有助益。利拜羅留在德里擔任聯絡官,與拉吉夫成立的控制小組共事。這個小組由年輕的內部安全 官其達巴藍帶領,他是哈佛大學培養出來的律師,但沒有政治經驗。拉吉夫發現,跟西化青年一起工 作,比跟傳統的印度政客容易,而其達巴藍就是新派的一員。根據利拜羅的說法,南達拒絕命令手下的 狙擊手開火,除非德里下令。直到利拜羅飛回阿姆利則,帶來其達巴藍的許可爲止,他們都沒有在廟畔 大理石方場上走動的人群中隨便挑一個人開槍。 就在那個星期四,吉爾開始狙擊好戰分子,並且完成行動的第一階段:清理金殿範圍。在吉爾的計 畫裡,金殿範圍包括三部分,他自認已經獲得上級許可,可以占領最外圍的部分!包括朝聖者的招待 所,以及金殿範圍附近東牆路旁的一些辦事處。吉爾急著進駐那些地方,一來防範廟裡的人逃掉丄一來 可以占據有利點。他占領招待所和辦事處時,沒有遇到任何抵抗,但是卻引發德里方面的不滿^這是 吉爾告訴我的。 「那天晚上,我還得飛往德里親自解釋。內部安全官其達巴藍與我爭論不休,他認爲原來的計畫沒 有這部分,但我認爲有。我只不過比預定計畫稍微早一點執行而已,既然大功告成,也沒什麼話好說 了 。行動期間,我幾乎每晚都飛往德里向其達巴藍報告進度,有時也向拉吉夫本人報告。」 「顯然,」我問道:「你一定覺得,德里那邊由外行領導內行,讓人充滿挫折感吧?你本來應該全 權指揮大局才是。」 「這倒不會,我可以接受,」吉爾回答:「話說回來,不管你們記者怎麼想,黑霹靂行動並不是一 場戰役。這個行動涉及主要的政治層面,萬一出了岔,將引發十分嚴重的政治後果,所以政治領袖一定 要參與其事。」吉爾接著面露笑容說道:「當然,要是我說其中沒有意見分歧,你一定不會相信。」 占領了介於招待所和金殿之間的戰略道路後,吉爾十分滿意,因爲如此一來,就可以防範廟內的好 戰分子逃脫。他告訴薩拉吉特,古城區大部分區域已經可以解除宵禁^其實,宵禁範圍只包括位於金 殿四百碼半徑範圍內的古城區。星期四晚上,當這位警總局長再度飛往德里時,宵禁已經解除了 。 里-霹靂行動 新聞界的見證 還有一個理由令吉爾信心十足。通往大理石方場周圍房間的電話線一直可以通話,吉爾因此得以與 一位離心分子對話。由對方的語氣聽來,吉爾斷定廟裡的士氣正在崩潰。然而,他雖然自信勝券在握, 卻還是失算了:他在德里時,有十至十一 一人企圖從廟裡逃脫,其中兩人被警方開槍打中,其他人則又跑 回廟裡。從此之後,整個古城區都進入了宵禁狀態。 德里方面的決定,還包括積極鼓勵新聞界目睹黑霹靂行動的過程,與上次的藍星行動形成強烈對比當時我們全被匆匆攆出旁遮普。吉爾向我解釋這項決定:「我們特別急著要電視媒體前來現場,因 爲我們眞的擔心好戰分子會炸掉金殿。要是他們眞的這樣做,而且全部經過都被拍攝下來公諸於世,屆 時再多政治宣傳也救不了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