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與謀殺事件

那天早上開火之時,負責阿姆利則報導的記者庫馬爾,正好與幾個同事待在 金殿裡。他驟然發現自己身陷一群脖子上掛著彈藥袋、手上正操槍開火的錫克青年中,其中有個人大 叫:「我們打中了那個雜種維爾克,他死掉了!」其他人則叫嚷著:「哈里斯坦萬歲!」這時丄二個朝 聖者從大理石方場通往金殿的堤道上急竄而過,警方朝著他們開槍,無視於是否會擊中錫克教最神聖的 神祠,不過那三人還是平安跑進聖祠。而另一個躲在「亙古寶座」前方的廟役,運氣就比較差。 記者們和一些朝聖者設法進入一個有電話的房間裡,庫馬爾打電話到警察總部,對方告訴他:「我 們正在想辦法。」然而,眾人一直等不到警方有所行動。庫馬爾於是準備等死,便寫下遺書給他的女 友,希望這封信與自己的屍首一起被發現。不久,連電話線也被切斷了 。 空等警方指示根本沒有用,記者們最後決定,朝正門走方爲上策。他們沿著遊廊的柱子躲躲閃閃前 進,終於來到大門口 ,然後便裹足不前了^誰都不想從廟前無遮無掩的空地跑過去,因爲生怕警方開 槍射擊。最後,其中兩人終於鼓起勇氣跑了過去,他們安然脫險之後,又回頭叫其他人跟進。 負責包圍金殿的治安部隊,一個多月來眼看著廟內的離心分子逐步設築防禦工事,早就深感挫折。 離心分子先是在窗戶和圓拱處堆積沙包,見警方沒有反應,於是又築起磚牆。他們在兩座塔樓頂端築起 雉壤,高度甚至超過警方的位置,其中一座正好俯瞰包圍金殿駐警的指揮總部^那棟建築屬於一位錫 克教徒所有。此外,他們變本加厲讓橙黃色的哈里斯坦旗幟飄揚在金殿範圍內最顯眼的各處,以此羞辱 警方。警方於是更加認爲錫克教派的好戰分子利用金殿爲總部與聯絡中心,展開恐怖行動的攻勢。他們 接獲許多申訴指出,金殿範圍內每天都發生勒逼、酷刑與謀殺事件,也曾在範圍外的溝渠中發現多具屍 體。然而警方卻無法採取任何行動,只能靜待命令,就像啞巴吃黃蓮般袖手旁觀。 兩個星期前,我曾經和中央後備軍警的一位副督察,一起站在其中一座可以俯瞰金殿的建築頂端。 這人塊頭很大,臉孔剛毅,灰髮剪成平頭,身上佩帶的勳章顯示出他原是返役軍人,後來又應徵加入警 方。我指著鐘樓上飄揚的橙黃色旗幟,問他有何感想。「先生,這對我們的面子很不好,」他回答道: 「這些渾蛋讓我們出夠了醜!這附近所有巷子裡的人,一見我們出巡就來奚落我們,問道:『你們打算 怎麼對付這座廟?是不是又要像四年前一樣,等軍隊來爲你們代勞?』可是,我們又能怎麼辦呢?我們 沒有接到上級的任何命令。只要上級批准,我們隨時都可以進廟裡去,把那些渾蛋抓出來。」 維爾克受傷後,原本隱忍受挫的警察很可能失控,衝突一觸即發,不管上級是否有令,他們都可能 攻擊金殿。阿姆利則的地方司法行政官薩拉吉特是個溫和的錫克教徒,他很擔心會發生上述情況,於是 急忙趕到金殿去。不過,他也無法讓警方恢復原有的紀律。他告訴我:「好像四面八方都有人在開火。 我發現廟裡有人用步槍射擊,警方則回敬輕機關槍。情況大亂,誰也不聽命令。我在那裡逗留了半個鐘 頭,但是誰也沒心情停火。」一位警官坦承,他的手下當時怒氣沖天,根本不可能要他們停火。 薩拉吉特回辦公室之後,便下令靠近金殿一帶、有城牆環繞的古城區進入宵禁狀態。黑霹靂行動— —金殿的第一 一次戰役^於焉展開。